聊一下98版和2011版《水浒传》中的主要演员

#央视98版电视剧《水浒传》是一部经典作品,剧里哪个人物刻画的让你印象深刻#

公孙胜,老版是谁演的并没有太大的印象,角色戏份也不多;新版景岗山,老一辈资深型男歌星,唱而优则演,但是没有太多代表作,公孙胜算是唯一。

井冈山虽带了胡子对脸型略有影响,但还是很帅,演技无功无过,不过这倒不能怪他,原著里这位虽排第四把交椅,元老级技术型人才,可呼风唤雨,但性格却无典型性,经历中也缺乏大的矛盾激发事件,又无苦大仇深的冤屈,在影视编剧这里并没有什么发挥余地,属于无挖掘价值的角色,但又不能让帅哥纯粹打酱油,总得有点作为,多些台词、给几个特写,三弄两弄的不知为何弄成了个故弄玄虚的假道士,上蹿下跳的唆使别人作奸犯科。

后面跟随晁盖上梁山那刻,明明没啥地方可去,只能跟着组织了,还要故作深沉,那句“你还以为我是个道士吗”,尤其可笑,拜托,从一开始就没干过正经道士该干的事儿。只从戏份来说,新版略胜。

再说宋江,被称为及时雨,因为他喜欢帮助走投无路的人,但是常常先把对方搞得走投无路,然后再请上梁山,这叫“久旱送甘雨”,如果没有大旱,就制造大旱。

张涵予的外形首先胜出李雪健,自认为老版李雪健的宋江是全剧的最大遗憾,活活把个英雄塑造成萎缩小人。李大哥演惯小人物,即使演过那焦县委书记,但演江湖大哥却不时地露出“皮袍里的小”来,我都不服,如何能让那一百零七个好汉誓死追随。张涵予一上来就颇有英雄的气场,不怒自威,压得住,前头略略收着些,为着后来的杀人落草留着余地。但是整体还是有点“紧”,没放开。相比之下,新版胜。

鲁智深,老版的臧金生气宇轩昂,身材虽然魁梧肥硕,但面目英俊,第一眼就让人喜欢。新版晋松以前没见过,长的有点别扭,不对眼缘,演的虽也尽心尽力,把个外粗内细豪爽狂放的草莽英雄塑造的对味儿,外形也属耐看型,后来倒是越看越顺眼了,就是说起话来,唾沫星子横飞,让人替与他对戏的演员担心。新旧版平手。

林冲,老版周野芒个子不高,就显得不够玉树临风,缺乏八十万禁军教头的领袖风采,而且话剧演绎方式痕迹太重,老“端着”,这些年好了很多。在此之前从没看过胡东演的戏,他弟弟胡兵出镜率倒是挺高。有传闻说当初为演林冲胡东不惜代价,如传闻是真,那么他对得起自己的代价也对得起观众,无论是外形还是神态,都很完美地诠释了一个武艺高强、性格忧柔隐忍的武书生,尤其是如雕塑般棱角分明的脸,忧郁的眼神,风中凌乱的鬓发,大雪纷飞中落魄的身影,再加上模特出身的高大身材,感觉中的林冲就是这个味儿。新版胜。

晁盖,老版着墨不多,想托塔天王应是何等威武,如何能是那般普通中年汉子加络腮胡形象。新版吕良伟,外形英气逼人自是不必说,眼神犀利,举手投足都有老大风范,想想也难怪啊,吕良伟除了演丁力算是小弟,演其他角色基本都是大佬,还记得代表作《跛豪》吗,那是何等英雄气概、豪气冲天,经过港式黑帮片多年浸淫,演草莽英雄更是信手拈来。新版完胜。

吴用,老版是个背景板式的边缘角色,摇着蒲扇有一搭没一搭的凑数,新版李宗翰好歹是个角儿,不能怠慢,戏份给得颇多,帅哥演技本就好,又有发挥的余地,表现自是不俗。新版胜。

武松,丁海峰是老版《水浒传》最大的贡献之一,在他之前因为有1983年的电视剧《武松》里的祝延平珠玉在前,所以大家起先都很担心新人是否能为观众所接受,毕竟武松这个人物在水浒中太重要了,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,他们可能并不十分了解甚至于都没有看过原著,但是却没一个人不熟悉武松。

武松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,他落草为寇除却社会家庭的客观原因,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其个人的性格缺陷所致,有勇无谋、易冲动、没脑子、低情商,却正是因为性格的复杂故而更有可塑性,成为“随意打扮的大英雄”。反正施耐庵也不能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抗议。

丁海峰外形魁梧英俊,笑起来格外有些无辜的憨厚,令人油然而生一种“这不是你的错,是那厮太坏该死”的怜爱,从而原谅了这个人物本性的暴戾残忍。

新版陈龙,偶像派出生,出道十几年,无人不识君,但演过什么同样没人有深刻印象,演武松可谓下决心彻底脱胎换骨,平心而论,不能说他不努力,看得出使了十二分的力气拼死转型;不能说他外形不贴切,好端端的白面帅哥牺牲了自己俊美的形象生生弄成了胡子拉碴、蓬头垢面的加勒比海盗,但是,仍觉得差了一口气。

仔细地想了想原因,其实两个武松不在一个起跑线,正如一万个人心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,同样有多少人看《水浒》心中就有多少个武松。小丁是一张白纸,小清新扑面而来任你描画,而小陈就没有这么便宜,首先要洗底,将过去留下的形象完全颠覆,再行描画,这一步,就差了多少。再加上新版编剧为了让嫂嫂多些表现的机会,在小叔子面前千般引诱万般挑逗,我都看得烦躁火起,要杀人了,那武松竟岿然不动。没办法,综合起来,老版胜。但是陈龙也正是有着这个2011年的转型为基础,才有了日后2015年《琅琊榜》大火的忠勇之蒙大将军。

老版王思懿,谈不上绝世美貌,但因为是头一次对这个天下第一颠覆式改头换面的重塑,因此乍一出现,无不惊艳。王小姐演起来中规中矩,不敢越雷池半步,倒也把握住了叔嫂间即时即景关系微妙变化的分寸。那个年代重孝悌忠信、礼义廉耻,再是钦慕小叔子,再是,表现也不会赤裸裸,肯定先一步步略作试探,从了便进一步,不从却也罢了,心中暗恨而已,再做旁的打算。最后的死虽说活该却也令人唏嘘。

新版甘婷婷,方才还三贞九烈、洗净铅华挽袖做羹汤,好家伙,见了叔叔,像一时间得了失心疯,千娇百媚的使功夫,碰了钉子竟还“霸王硬上弓”。彼时饰演者甘婷婷是新人,毕竟年轻,有限的演戏经验实在承载不了这一会儿天使一会儿魔鬼的潜在人战,于是乎,就只能发了狂似地摔碟子摔碗打老公,看到后来,人人都觉得“不杀了这还留着作甚”。当然是老版胜。

那就一鼓作气再说下西门大官人,老版李强本就是个娱乐圈里沉浮多年的老油子,情圣、变态、杀人狂都演得,如何还演不了这个天下第一大淫贼,略给些发挥余地,还格外风流倜傥,情深意重。新版杜淳倒不容易,自出道以来始终摆脱不了偶像派的桎梏,一张扑克脸没有太大的变化和可塑性,演负心汉也搞得忍辱负重的,那时出演西门庆也是下了决心要颠覆往日形象,立志转型了,还不错,除了头上的那朵大红花太恶心了一点儿,难为了他能不计形象演得这么猥琐。新旧版平手吧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